卸妝時,看著鏡裡空洞的自己是誰?

她常常覺得你是不是回來過,回來這曾經充滿幸福洋溢的家。

 

她打理這家裡的柴米油鹽,用日記訴說沒有你的第七十二篇空白,讓家裡變得一塵不染,將你收藏的黑膠拿出來聽了一夜,卻從不碰那只盛一半的水杯,每日每夜的將它替換新水,卻從不入口。

 

她曉得你不會再回來,也知道你可能已經忘了她。但你的離開卻仍帶給她重大的改變。因為開始要重新習慣只有一個人的空間,再和寂寞成為朋友互相了解彼此的溫度,做一人份早餐,出門前得要忘記回頭說:「我要出門囉。」,但她卻從不掉一滴眼淚,但你不知道這樣的她是倔強,還是空洞到沒有眼淚?

 

其實,你回去過她的家,也在她的家待過,悄悄的睡在她身邊,但又在她起來時輕輕地離開、你喝過她每天裝的半杯水,也看過她寫的所有日記、坐在床上欣賞她素顏的美,和聽著她每夜播放的黑膠音樂。

 

她總有感覺,你依然離她好近、好近……

 

你追憶起昔日兩人都喜愛的電影,養了無法同游的鬥魚,只要有些風吹草動,回憶的片段總在心裡上映了好幾遍,即便是一個人東京,也充斥著你來過的味道,她知道你的備份鑰匙在哪,也知道這是最後準備給她的驚喜,但你在那之前,捏造了一個謊,荒謬的去流浪了。

 

她享受月光的撫慰,在陽台上欣賞煙火的璀璨。

但她總是等不到那半杯水,無來由的減少過,如同鏡中的你,永遠不會被她看到一般……

 

【完20160914

創作者介紹

Dawn Story

Daw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