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雨裡——

沒有理由地——想起。

如狹小的套房裡擠下一張雙人床、一間廁所、一台電視和一只魚缸的簡單。

但腦海想像的畫面總該要大得多吧?卻被淺意識唆使出一個與現實相距不遠的空間,而且很、乾、淨!乾淨的只剩這些擺飾,僅留你在狹窄到只能讓一個人行走的通道中央佇立,看著被防盜窗監禁的天空。

我沒來由的想起那離我很遠、很遠、很遠的距離和眼底像似隨觸可及的背影。

——僅此而已。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你的日記也很乾淨。

乾淨的不留下一些蛛絲馬跡。

不像我待在你已不存在的房間,一箱箱被我打包的行李,隨意堆砌在床上、地板、門後還有桌上,沒有水的魚缸積著一層雪白灰。我靠在當初去IKEA買下的木椅椅背,嘎嘎聲在寂寥中放大了聲響,來日總總芥蒂著的是我那搖搖欲墜的身軀。

你的快樂不曾是從我這裡得到的,我所賦予你的大多時候會不會只是種情緒的枷鎖?即便今後都不能從你那裡得出個所以然也無所謂了。

最起碼我知道你曾經歡笑過,也談過一兩段青澀的戀曲,在學校調皮搗蛋到差點沒把教官氣死,大學三不五時翹課、夜唱、夜衝,多采多姿的生活方式你都參與,卻獨缺你答應過我要一起散步。

我聽著朋友們說:『這輩子最大的後悔是來不及陪伴親人走最後一程,以及欠他們一句深深的對不起還有謝謝你。』

但是活到這把年紀,我卻不後悔對你冷嘲熱諷,也習慣你的人小鬼大,有時候歇斯底里,說實話,我們都沒有勇氣對彼此說聲對不起。

我很佩服你藏的很好,只可惜不過俐落。

連日記裡對我的一點埋怨都沒有,是不是這樣你才選擇了最極端的方式來報復我呢?可是我依舊不會低下身子對你說句抱歉。

並不是因為我是你的誰,而是沒有必要。

我想我與你本來就不該有所相欠吧?你留著的是我的血,可是說穿了你依舊是你,你不會因為你姓什麼而對你的生活有所改變,我也不該指望你盡全然的孝道與達成我的期待,因為這項義務監禁了你,讓你看上我的態度始終有所芥蒂。

但是你錯在你選擇了一項最淺短的抗議方式,選了一個就算跟你說了一千次對不起你也聽不見的方式來告知我錯在哪裡。

但你最大的失誤是,你欠我一場散步,欠我一個爽約的對不起……

【完20171010

創作者介紹

Dawn Story

Daw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