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殺是一種快意。

槍卻不僅是在遠處享受這快意。

一雙手,兩把槍,二十四顆子彈,二十四次機會,面對人海每一次擊發就是浪費一次生存的機會;槍本身像拳,亦如拐,一橫一豎間,穩若泰山、靜似止水、狠猶烈火,擊潰一波狂瀾,戰過一襲驚濤,狂圖一墨詩賦,止如般若。

圍繞他的人群被手持雙槍的少年嚇得花容失色,這到底是什麼怪物?

橫躺在圓內的無數軀體,像是汪洋使眾人不敢再踏雷池。

佇立在這片汪洋的只剩兩個人,其中一人喝斥說:「滾!」

柏肯終於見識到何謂一哄而散。

兩人快跑入聖堂內,找一處隱密的角落,奇亞各大口大口的喘息,明明熱天卻能清晰看見煙氣,臉色感覺像死人的蒼白,他從腰際上拿出方扁水壺豪邁的仰天入喉,花了一會調整呼吸,才終於開口說:「真要命!」

——是要誰的命(汗)!

「不過還好都是拿自衛用的刀劍,不然就麻煩了。」他感到慶幸,一來是可以把槍械使用聖堂核心殺出時比較有能力逃跑,二來是不會殺到人,感到鬆一口氣,並說:「可是如果只有刀劍,要反叛難度會不會太高了?」

中央軍可是有一堆遠程武器可用,拿刀劍火拼絕對是自討沒趣。

「畢竟在街上亮槍不太好吧?而且聖堂給本來就是為了用信仰感化人,如果拿槍在街上跑應該會先把人嚇跑吧……」

「原來反抗軍也是要顧及觀感的?」

「……」

「換言之,聖堂內有拿槍的手下會變多是吧?」

柏肯用力點頭。

 

聖堂地窖被逮的人絕不會安分得等著被處刑。

身為娼妓的雪莉,可是好豐富的逃獄經驗,雖然這件事對她來說不是件值得驕傲的事,但解鎖這項技能卻也算是家常便飯的事。

『約翰他們怎麼還沒來啊?媽的!每次都拖更!』

『反正她都睡著了,偷偷下哨應該沒關係吧?』

『也是,反正聖職者他們也不喜歡到這種骯髒又潮濕的地方。』

『謂!謂!謂!』

『你幹嘛?』

『確認她是不是睡著了啊!』

『你吵醒她,我們就真的要等約翰他們來了!』

『喔喔,對對對!』

『要小聲……』

聽見腳步聲和聊天的聲音越來越遠,最後地窖門的開闔聲,她立刻起身動手解開監牢門鎖,自豪的說:「哼,這種舊式鎖連狗都知道怎麼開!」

細聽動靜,小心翼翼的離開地窖。

踏入一樓,發現有個樓梯延伸至上層有個環繞整個一樓的平台,但為了快速離開聖堂,她不選擇上平台,而是在一樓四處尋找出口,並躲開在聖堂裡戒備巡邏的信徒。

「這聖堂比看上去的還要大吶……」

不知繞了幾圈,都回到雪莉做好標記的叉路,便靈機一動,上二樓平臺了解動線可能比較容易找到出口。

一上去,發現二樓不是單純中間裸空的平台。

別有洞天,延伸出好幾支道和房間。

她決定沿著能能俯視一樓全景的主幹道走。

一人俯臥在地,手持步槍在平台上,似乎沒注意到雪莉的存在。

她向下看,確認狙擊手在瞄準什麼,意外瞧見柏肯和奇亞各。

大喊已經於事無補,所以她趁狙擊手扣下板機的同時搗亂,下方的兩人聽見槍聲,立即趴下,朝著擊發處看上去,忽見酒紅髮色的少女舉高雙手並被槍指著後腦勺。

柏肯不知所措之際,乍聽一聲——啾!

持槍者瞬間倒下,同時方才被干擾的狙擊手正要撲向雪莉時也赫然無力倒地,液體慢慢的在平台上拓開成一池鮮紅。

他才驚覺後方的奇亞各拿著不知何時裝配好的長槍正冒著煙。

 

嘎噠——嘎噠——

 

正以為危機解除時,雜碎的腳步聲從四面八方傳來——

 

創作者介紹

Dawn Story

Daw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