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謂、謂!你還好嗎?」奇亞各將柏肯拉到陰涼的巷弄裡躲避追緝,卻發現他有些失神,而晃動他的身體。

「沒事,只是想起一三內戰那時候的是……」看見柏肯的無力,奇亞各便開了不識相玩笑說:「恭喜你成為沃達克先生。」

真虧他笑得出來——柏肯心底想。

但他也沒說錯,遭遇真的類似,同是有影響力的人,同樣被自己曾愛戴的人背叛。

到頭來他只是被聖督所利用,所以笨的是他。

還想得到聖督的信賴後一步步改變聖堂,取得權力後再改變整個峇娜穆,果然自己太蠢了;他只是要拿來被當作引發二次內戰的棋子罷了。

從頭到尾他依舊是那個溫柔軟弱的柏肯,連雪莉都保護不了的蠢蛋,弄得一身腥還得請敵人幫他救人,真的太可笑了……

「果然是我想的太美了,怎麼可能回到以前那樣幸福快樂的日子呢?」

「要懊悔的話,還請你到雪莉的面前好好說。」

當街上拿著武器的人變多,就越是接近聖堂。

在牆角探看變森嚴的人力,苦思著如何溜進聖堂後門找出被關在地窖的雪莉。

如果是奇亞各是一個人的話,直接殺出一條血路不輸為一個好方法,可惜事與願違,而且也是他自找的,只能「呵呵呵……」的乾笑。

——要是有密道就好了。

「我聽說聖堂是按照沃達克死前遺留下來的逃生密道的足跡蓋的。」

很好的情報,奇亞各正想問密道的出入口時,柏肯無奈的聳肩。

「好,那有多少人知道你已經被拔除了祭司身分了?」

「應該只有聖職者與幹部等級的人知道吧……?」

畢竟如果讓信徒知道他們救世祭司被隨意拔職,絕對會惶恐不安,嚴重則可能會引發反彈與暴動,所以不可能直白的對信徒說。

光明正大的進去聖堂好像也不是什麼難事了。

柏肯大膽的走向後門,原以為信徒看見他會必恭必敬地讓開,萬萬沒想到信徒轉而向他走來,盤問的口氣說:「你是誰?剛才聖堂朝到中央軍破壞,現在須釋出信物才可入內。」

「我是聖堂祭司,可以放行了吧。」他裝腔作勢的說。

「就算你長得像,沒有信物也不能通行!」

——什麼叫做我長得像,我就是啊!

「哼,你等著。」

他正要從腰際拿出信物時,發現不見了,手忙腳亂得把所有能夠藏的地方翻出來,依舊找不到,心想肯定是被懲罰時拔除的。

讓在一旁的信徒等地不耐煩的說:「聖職者說今天祭司突然重病臥床,而有中央軍會藉機喬裝進入,看來是真的!」

「不、不是——」還來不及解釋,信徒的蝴蝶刀已逼向柏肯,伺機而動的奇亞各見狀用槍托擊飛刀刃,信徒頓時驚愕之際,一旁觀望者突然大喊說:「冒充祭司者死——冒充祭司者死——!」

回音繚繞,一群人蜂擁而至包圍他們。

「我還以為喪屍這種東西,只會在恐怖故事裡出現啊!」

奇亞各冒著冷汗,感到無力的將手上的兩把自動手槍上膛。

柏肯接過剛才打掉蝴蝶刀的柯爾特,表情驚愕地說:

「你到底是軍人還是軍火商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wn 的頭像
Dawn

Dawn Story

Daw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