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話說狡兔三窟,能進出沃達克大使館的出入口絕非一個,梟雄沃達克也一定會為住所或者常出沒的地方留下一些逃生路口與藏身處。

這些地方就是月特他們竭盡所能,順利躲過一三內戰和中央軍接管事件的秘密武器。

奇亞各能在沃達克大使館躲避追殺,也是好運摸到密道機關才順利進入。

但信徒們不斷盤問月特,有時更硬闖也造成他們不便,又覺得待在這裡可以守株待兔,所以他決定請月特帶難童們暫時遷去其他藏身處安置。

也正如他所料,那隻兔子又慌又喘的出現在他面前——柏肯。

「救救雪莉……」他臉上帶著傷,表情猙獰,哀求說。

 

另外沃達克紀念廣場有兩人依照奇亞各的指示到來。

這是他與旅店老闆曾經談論『峇娜穆興敗與被中央軍接管歷史』的地方。

走路廣場,豎立於中央的沃達克銅像英俊挺拔的訴說著他在歷史上刻寫出的豐功偉業,但開到荼蘼,終其一身的絢麗也不過短暫幾年,塵埃落定。

沃達克出人頭地的崛起是這個廣場,當時只是個臨時搭建演講台。

峇娜穆邦聯國成立宣言,容納了上萬民支持者的讚揚與歡呼。

象徵專政的開始,是在這裡建立了富麗堂皇的首府。

苛政為期幾年就遭暗殺,權力如同首府在人民的嘶吼的烈焰中付之一炬。

「那場革命的失控大火燒掉了整個廣場大的首府,和方圍外的住宅一發不可收拾。」

「所以沃達克的屍首根本無法辨認是嗎?」

月特這麼一說,君大概能夠理解為什麼奇亞各要請他到沃達克紀念廣場。

「對了,有個問題一直想問你說。」看月特在敲各個雕像和紀念碑,像是在摸索機關,找暗門的感覺,而君倒也不以為意,自顧自地說:「你為什麼突然這麼勤奮的幫我們?」

「……嗯,是你要我相信你們的吧?」

月特突然呆愣,然後抿嘴思考了一下才說。

君感覺他有些敷衍地聳聳肩,開始幫忙找密道。

好一時,月特才像是下定決心,沉重的說:「但我不認同他的做法,我也開始搞不清楚既然如此,又為什麼要答應他呢?」背對君,看似擦淚動作,壓抑著嗓門說:「太過分了!可是我不想再回到戰爭的生活,只能為了生存慌亂的逃竄——」突然一個大大而且暖暖的手,輕輕撫摸他的頭說:「對不起,但想哭就哭出來吧!」

月特轉過身來一把眼淚一把鼻涕,模糊聽著君聲聲的對不起。

糢糊看著那令他厭惡的樂觀笑容,現在卻莫名的溫暖……

 

——我覺得這樣的『相信』對一個十歲小孩來說太殘忍了……奇亞各。

創作者介紹

Dawn Story

Daw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