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根本是在自找麻煩。

對!自從他選上了這條不歸路後,已經是無法改變的結果了。

重蹈覆轍的事情,無論走到哪裡都會在眼前不斷發生。

如同眼前十歲少年,用力道不足的拳,捶他的身,控訴著中央軍對他們民族迫害般,無能為力的說:「都是你們!都是你們!因你們——」

 

睜開眼,這一夜少年睡得並不安穩。

昨天,那光景一直教他揮之不去。

「唉……連睡個覺,都要這麼憂鬱啊。」

轉望窗外微微探出頭的太陽,回首搓揉太陽穴。

提早結束他平時的舉槍訓練,走到櫃檯向老闆問候說。

「您早,請問能不能陪我在這一帶逛逛呢?」

「噎!旅行者,你對這裡有興趣?」

「算是吧?我想聽聽這個國家的故事。」

 

故事該從峇娜穆幾年前開始說起,那是和旅行者前日踏出車站外的風景有所不同。四週都是矮房,並沒有現在的高樓大廈,四處僅是沙漠地帶常見的泥磚石塊堆砌成的聚落,直到——沃達克先生發現了煤料和石油為止。

 

旅店老闆帶領旅行者來到銅像前,看著一旁的碑上寫著沃達克。

「所以您討厭沃達克先生嗎?」

「他讓我們從沙漠聚落凝聚成國,並擁有全邦聯最具豐沛資源的生產地。卻因為他獨裁專政的野心,造就他一生最悲慘的落幕以及革命之火將我國過往榮耀燃燒殆盡……」

「被暗殺?」

「嗯,對,正如你所說。」旅店老闆接著說:「你叫作奇亞各對吧?一直叫你旅行者也頗奇怪的,不介意我直呼你的名吧?」奇亞各只點頭示意,並且請旅店老闆繼續細說。

「峇娜穆一三內戰就是這時候開始的——也是中央軍接管峇娜穆的濫觴。」地方軍和革命派人士在激烈對抗的同時,有人悄悄的在高樓上狙擊沃達克,卻不知為何引發熊熊烈火,正當我們確信沃達克被燒死,地方軍會信心瓦解而迎向勝利之時,突然有個自稱軍師的人物出面控制軍心,並稱沃達克沒死,於是乎拉開了一三內戰的序幕……

「當中央軍來到之時,軍師消失了,革命派的領導也失蹤了。」

「我感覺這件事內幕並不單純呢……」

若是全邦聯的資源命脈大部分都集中在峇娜穆,而它又想趁機壟斷市場時,一切就不言而喻了。

恰巧沃達克給了擁有維持邦聯和平權柄的中央機會啊!

「哈,這不也是公開的秘密嗎?這世界總要有人做一些『骯髒事』,才能保持某些人的『正義形象』不是?」旅店老闆控訴說。

「老闆,你當過兵嗎?」

「嗯,內戰時期是為了保護家人與理想而必須戰,我不認同沃達克的恣意妄為的意識延伸,所以我為革命派一戰,卻無法改變中央對我國的企圖,成為俎上肉!」他語帶憤怒的望向奇亞各,繼續說:「他們以一句反抗人士須隔離,將我們送進第三區。」也就是現今唯一保留部落風貌的貧民窟。

「反抗人士幾乎都是羅塔娜人,這兩年又變本加厲的想把原本居住在峇娜穆的羅塔娜族人全部驅離——」

「原來如此,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中央軍會對你們這麼粗暴了!」奇亞各瞇起眼來,笑的露出潔白的牙齒後說:「哈,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咿?」旅店老闆還沒意識過來,就見少年健步如飛的離開了。

創作者介紹

Dawn Story

Daw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