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不是最糟,但肯定不會更糟。」

搖搖欲墜的人生不該在二十來歲就被釘在牆上,像個廉價的藝術品一點都不優雅也不特別更絲毫沒有任何延展性可言,就因為如此他真的不想成為某個人心中的誰,或者不想妥協那些他們心裡覺得適合的身分和地位。

 

——我不知道,我除了這些還能做些什麼,可是我知道我不想做這些。

 

亂七八糟的聲音充斥了他的世界,雨夜在車窗看似朦朧卻也是不失美感,電話的另一頭只需不帶情緒的敷衍,下了車走進大廳按下電梯,走入自己的承租處,連燈也不開,靠著窗台微弱的光線,倒臥在懶骨頭上,「啊——」的吶喊,無時無刻的想吶喊,想請所有的聲音閉上嘴。

有太多人在完成夢想之前,就被現實吞沒了;然而他靠著自己的才華贏得了全世界的注目,靠著自己的雙手征服了現實,在業界有了舒適圈,卻無法享受這份榮耀的快樂,所以他毅然決然的遞出辭呈。

接踵而來的當然各種排山倒海的關心問候,而夢想卻從未向他敲敲門。

就像你閒來無事的放一首膾炙人口的音樂,大家正準備進入情境時,你卻突然切了歌,他們卻反問你說:「Why?」;可是從來不會有人問你播歌的動機為何?他們只是覺得這首歌好聽,卻不會在意你喜不喜歡,還可能怪你破壞氣氛。

 

「理想?究竟是什麼是理想?」

九號球一桿進洞,贏得比賽就是達到了理想嗎?

「不知道理想是什麼?那就只能一試再試囉。」

開球局不一定會進球,卻是開創整個球局的可能性。

「不過還真感謝你辭職,這樣就多一個很棒球友了。」

「相信我這次不會輸給你。」

「輸了可你可好好的請我喝一杯!」

 

酒總是讓人醉生夢死的看不清這個世界,不、應該說讓不想看清這世界的人有一處慰藉,不管那是夢或是酒精帶來的麻痺,即使有人說短暫的快樂只會換來更長更累的痛苦而已,但對這個世界宣洩,又該如何讓痛苦得以擁有短暫的快樂呢?

就算過了這一夜,他仍然不知道自己該扮演怎樣的角色活下去,抑或該往哪個方向尋覓夢想,就算現在的生活不是那些人口中的『成功人士』那樣的舒適,但誠實面對自己也不該算是種錯誤吧?

他確信這杯酒下肚後,自己還醒著。

他相信這杯酒不是為了讓自己沉淪現實與夢想的拉扯,而是更認清自己一點想要的是麼而已。

【完20170514

創作者介紹

Dawn Story

Daw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