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下一間破舖裡有個賣麵的歐吉桑在經營,這條河是車水馬龍的郊區與市中心的重要幹道,可是往往沒人會向橋下注意這間破麵舖,就只有老饕才知道那是個可遇不可求的好味道。

但他為什麼在這裡呢?而他們又為什麼會來到這裡呢?

「存在於這麼不起眼的小地方,又要靠什麼生活呢?」總會有人這麼問。

「我只是想證明一碗不起眼的陽春麵,也是有它必要的存在,就像在社會底層拼命人,即便不起眼也是可以活出相當美好的滋味。」歐吉桑說。

橙黃燈泡在漫漫長夜裡不曾熄滅,彷彿為誤闖陰暗橋底的遊子給上一盞明燈,一群喝完悶酒的中年男子顛頗得離開麵舖,酒店小姐在舖外抽著涼菸、談著是非,華麗的外表與幾張鐵皮搭建的簡陋小舖顯些格格不入,外面幾張用廢棄輪胎當成的椅子與幾張木圓桌,有幾個吃麵的高中生。

深夜一點整,歐吉桑在吧檯裡熟練的將麵丟入網切,隨後撈起淋上特製肉燥,再倒入他的獨家湯頭,一碗美味的陽春麵端上吧檯,他對著我和藹地笑著說:「好久不見,年輕人。」

「師公,最近過的如何?」我會這麼稱呼他,是因為他的確是在做「牽亡」的工作,而且相關樣樣都包,也懂風水易經之類的學說。據他言這些知識是當兵時,學弟教他的,好幾年前退伍後不知幹啥,就跑來做這行了。

而今他會在這裡開麵舖,他總開玩笑的說:「他賣的麵的也是賣給一種生者兩種死人,一個是醉生夢死的人、另一個是死過一遍的人;生者是懂得一碗麵價值的人。」

 

——我妹妹則是那至少死過一遍的人。

 

歐吉桑在這座橋下救過了無數的生命,在無數個慢跑的夜裡總會讓他在這裡遇上一兩個,畢竟在這個早上車多繁雜的要道,到夜晚其實並沒有很多車,郊區人過著自己的夜深活,市中心也有不同的色調等著他們,於是兩者到黑夜時刻就被這條河分個乾淨,人也少來往在這座橋墩上,而在這跳河的可算是心意已決,好一點的不死也半條命,壞一點的就算拉上岸也是徒勞了。

「若水鬼想抓交替,人也只能聽天命。」

一碗麵對落進水裡死而復生的人來說,也許是第一時刻的溫暖,他傾聽了那些活著的「亡魂」說著他們的故事,也希望他們渡過那些口中的苦短人生,迎向好的開始。

雖然有的可以安然渡過這座橋,但有的一墜進河中就游往三途川去。

這便是有一群人會再回到這個破舖嚐一碗好麵的原因、同時有一群為了追思而來吃一碗他們最後一遭的滋味,或者是在夜裡遊蕩的人兒,為找一盞讓自己暫時忘卻煩憂的麵舖,也有純粹喜愛吃碗麵的人,只要懂得這麵滋味的人便是生者。

【完20170510

創作者介紹

Dawn Story

Daw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