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白的青春只在一夜間消逝。

烈酒在長的再怎麼像甜蜜,入了喉酌烈仍舊燒盡謊言。

氣氛昏暗地和心情搭的剛剛好,獨坐是個女的,身手老練的老酒保不問惆悵為什麼而惆悵?記得這是顧客的權利,懂得安靜才是得體的表現,凌晨三點黑膠唱片在貝多芬的《月光》裡,乾淨透徹的杯面滲著光、映著老酒保的滄桑深邃的輪廓。

她想著遊戲中止是其中一個人喊停就可以結束的關係式嗎?

十八年華的第一天,不就該不醉不歸!

可是她要的不醉不歸不是這樣的模樣,那差錯是在幾個小時前的看輕。

看輕了自己的在那個男生的心不像想像中的重量,看輕了愛情在自己遊戲地位裡是那般沉重;也看清了語言是如糖蜜的毒藥,看清了原來只要一個夜晚就可以輕易地明白愛情的原貌。

醉得不省人事的一次,卻是看得最清楚的一次。

笑得最為猖狂的一次,也是她心裡最痛的一次。

她想著想著,直至眼閉了,就不痛了。

 

溫熱的光暉透進窗,輕撫了她臉頰,頓時一驚才她還在酒吧裡,老酒保看似整晚沒睡,手上的酒杯已換成一本書,窄小的吧檯內擺了一張躺椅,貌似在等她離開,卻又毫不在意地不看她一眼,更讓她覺得羞愧。

「不……不好意思,對不起……」

老酒保笑容和藹,聽見少女說的,就回說:

「反正我沒在看板上寫幾點打烊,客人想要幾點離開也無所謂。」

「但、但是還是給你造成困擾了!」

「還好,反正你也沒有吐了一地,只是睡著那還好。」老酒保話鋒一轉,並問說:「妳挺厲害的,而且面孔挺新的,也不見其他朋友過來關心,就一個人喝悶酒喝到快三點半才睡著,以前是在哪跟人拚酒啊?」

「我昨天剛滿十八……也是第一次喝酒……」

「所以昨天也是第一次把妳口中的『青春』,獻給了妳那口中不要臉的前男友是吧?」

 

他曾經品過名為青春的酒,呤唱愛情譜的詩,看著名為散場的電影,記得每一個與他相談勝歡的過客,卻忘了那些傷害過他的事,不、與其說忘了不如說釋懷,他開始學習原諒,開始理解放下,吃盡人生百態的苦頭,嚐過人間煙火的甘味,遙望路途還遠呢,可是太多太多的一時,讓大多數的人忘記了前頭的路還有更美地的風景,總言之,他對著她老生常談。

「酒,妳喝了是很烈很澀,多了可能是種煎熬,但過了喉進了胃,過了也就過了,該醒了就別糾結了。」

她之後再也尋不著這影響她一生的酒吧了……   

【完20170428

創作者介紹

Dawn Story

Daw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