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色多麼的透明?即便你看得見也無法準確的觸碰它,就像情緒一般虛實難辨。他站在一幅充斥著謊言的畫作前呆愣許久,站在黑白相間的長廊上,兩旁延伸出無止盡的白,直到回過頭來才曉得日光燈的白是種空洞,宛如自己站在是白板上的一抹黑點,隨時會被板擦消滅的不自然。

 

如今,事到如今。

 

他在這裡值勤,看著琳琅滿目的藝術品、聽著觀光客的稀疏的談論聲,同樣也看不見任何的畫作,聽不清解說員的品頭論足,嘲諷了一生空洞,晃眼間,巡邏到看似毫無意涵的【盤上繩】,彷彿勒索自己的生活,求一口能在社會階層中喘息的機會。

 

G弦之歌在髒亂的街道,伴陪他走進自家。

達美樂在到家後10分鐘送到,配了無聊至極的肥皂劇。

衣服散亂在四處,洗碗槽浸泡了一個禮拜份的髒碗。

安眠藥又制伏不了頑強抵抗睡意的倦怠雙眼。

他想闔眼後的世界可否脫離這個俗落的世界呢?

 

日復一日走過的軌跡,在美術館一成不變的擺設裡,誰才是被觀看的藝術品呢?在大賣場買下的便宜美酒入口的拙劣裡問不出個所以然來,即便自己是每個人走馬看花的擺設品,不會被深刻烙印在過客的腦海裡的一文不值又當如何呢?自己不過是個為求餬口飯吃,走不出這狹小昏暗的房間的市井小民罷了。

可是他仍舊不解那幅走不出他心中,如同謊言外衣般甜美的畫,明明就只能感受它的空洞,卻又像飛蛾撲火的使人著迷,那景象只是名不符實的外表,卻深深地烙印在他心中,又該算甚麼呢?

 

電視機裡的綜藝節目依舊,低俗的惹人發笑。

相框裡貌合神離的家人,笑得比桌上的可樂還冰涼。

一個人的時候,假裝優雅並毫不在乎寂寞才是高端的優雅。

可是想念起在乎的人,卻要自己毫不在意就是低賤的無聊?

這是該死的世俗眼光,該死的是自己不是,還是別人言行?

 

如今,事到如今。

 

他走進臥房,客廳微弱的燈光透入,映入像可樂一樣黑褐濕黏快乾涸的液體濺灑在地上,一具無首的女人軀體倒臥在他腳下,頭兩眼空洞的擺設在小茶几上,他像似觀看著藝術品般無動於衷,他問為什麼這幅畫裡的自己這麼真實而空虛呢?

【完2017040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wn 的頭像
Dawn

Dawn Story

Daw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