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學後補習結束往往都已經晚上九點,我騎自行車常在中途的便利商店買消夜回去,今夜也是例行公事走到冷藏區挑選喜愛的主食和副食,邊聽MP3拿起經常喝的烏龍茶,前去櫃檯結帳時才將耳機摘下,聽見店員和客人聊起最近轟動各大新聞頭條焦點的連續食人案件。

報導內容多半開始從殺人魔的偏激行徑開始衍伸成光怪陸離的事件,在於每具被屍體被分割的相當精細不似野獸攻擊啃咬所造成,但又匪夷所思的活剝生吃死者,吃法蠻橫無章,例如:有的頭被平整切割成二分之一,其中一半連骨頭像被吞下肚般找不到、剩下碎屍不是被啃得亂七八糟、有的像是來不及吃光的完好如初,或是屍骨無存,像內臟就全部被生食精光。

共通點都是發生在深夜暗巷中,所以鄉民在揣測是不是什麼秘密宗教在舉行邪神的巷祭儀式,將祭品奉獻給邪神食用得以實現他們的願望等等的詭異文章也開始甚囂塵上。

騎上自行車,我獨自一人騎在大德路上,路的形狀像一個「ㄣ」,延伸出十一條街之多,同時每一條街又都是死胡同,兩側都為住宅為主的社區形式,所以燈光充明,而且人氣也夠,壓根兒不必擔心殺人魔這件事,愉快地哼著歌,霎那燈光忽明忽滅——再亮!

我第一次感受七月夏夜裡的弔詭寒風撩起雞皮栗子——再滅!

不聞街訪對停電的騷動,剩下一片寂寥帶動恐懼襲上心頭的黑暗。

颯颯風聲鶴唳,嚥下口水快速採下踏板頭也不回的想直衝家門,卻發現過了彎已是盡頭!

不可能吧?我懷疑自己是不是因為害怕而記錯的四處觀望,又當情緒稍稍平緩,才是絕望的開始,這不是記憶錯而是傳說中的鬼打牆啊!根本無法思考怎麼辦,下一秒寒意湧竄伴隨薄霧,一陣亂流如利刃般劃過我全身,疼痛感伴隨鮮紅流瀉。

回過神來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動彈,全身顫抖只想著死定了!

第二波亂流豪不猶豫襲上緊閉雙眼等死的我。

過了幾秒我意識到我還活著,睜一個女孩站在我面前,手持一把紅傘阻隔夾帶霧氣的亂流,泰然的轉頭嘴我微笑。

亂流停止攻擊、少女收起傘,同時三者無語對峙。

少女率先進攻,我根本不曉得她是哪來的自信確認亂流的本體位子,傘看似一橫一豎的亂攻,卻有效讓霧氣開始集中於她的附近,遠觀霧的消長間身在其中的少女如同仙女佾舞般曼妙。

我才看見那亂流的真面目是數把懸空刀鋒,少女在刀刃所編織的網中游刃有餘,配合傘的收放達到攻與守最佳平衡,敏捷身手更比刀刃無形,再見她一旋傘,一氣呵成劃出刀網後,再優雅撐起。

血櫻四灑,我嚇得跌坐在地冷汗直流,啞然間,少女走向前伸出手來說:「你是我的了!」

「……」

【完20170308】

創作者介紹

Dawn Story

Daw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