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

空乏的靈感,在我手上的菸燃盡時依舊沒有起死回生。

黑暗的房間,只有螢幕亮、人還醒著。

我身體重心直接向後靠,雙手無力下擺,頭向上仰,發出詭異的聲音。

面對空白的頁面,心都比外頭的寒流還冷。

 

叮——叮——

 

這個時間有誰會來找我啊?而且天氣這麼冷,誰會沒事找事做出來吹冷風呢?我走上玄關按下對話鈕,語氣要死不活的說:「喂喂,請問有何貴幹?」對講機傳來了一個熟悉的女聲:『你想吃我,還是想吃消夜?』

「我靠!小姐妳有事嗎?怎麼這個時候過來啊?」

『肚子餓啊!快點,外面很冷!是要我上去還是要出去吃啦!』

「妳開車嗎?」

『嗯。』,「那妳先回車上等我五分鐘。」

 

一間木製小屋,有些像咖啡館,沒有明顯的招牌,在市區尾端的大十字路口的交接處,店面不大,只容得下三張六人桌和一條可坐五個人的吧檯,老闆是到日本學藝的拉麵老師傅,這是我從小吃到大的麵食。

「唉唷,很久沒見呢!」老是師傅說。

「對啊!最近比較忙……我們老樣子就好。」我其實有些心虛地說。

 

我知道在對講機的戲謔玩笑是她和男友吵架時會說的話。

也許只是想賭氣,想氣死男朋友;也知道其實我根本沒那個膽對她怎樣。

而今沒想到她對我說,她懷孕了。可是男友不想要負責,理由總是那個三沒有:沒錢、沒車、沒房。可是她覺得這些東西,她都已經達到了,也不需要這麼一這些,她並沒有因為自己的能力比他強,而搶走他的風采,她敢說她已經在任何人面前做足面子給他,但為什麼對方依舊如此長不大呢?

 

我腦袋如同我離家時沒關的電腦裡的那篇空白搞一般沒有答案。即便就算有了答案,在這令她心灰意冷的關係裡又能否重燃一絲生意呢?我想我無權也無法給他一個基準和一個理由去釋懷或解決這段關係,直到她醉的不醒人事,我撥了通電話給了她的男友,請他來接送他的女伴。

 

我先付了帳離開,走在那冗長宛如不見底的回家路途。

望著被雲層遮蓋的夜空,想:「其實我從來都沒醒過吧?」

 

【完20170115

創作者介紹

Dawn Story

Daw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