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傘下的人們吶!沉默了幾時半刻,看著蓋棺定論下進黃土後的無言以對,可多麼的優雅風趣吶!」祂拿起披薩一口咬下,還未吞下便含糊既戲謔地說:「那邊哭得聲嘶力竭,就滑稽可笑多了,就算真的聽得見他苦命擠出眼淚的聲音,就為討你歡欣,但不免讓人覺得聒噪呢。」

「小夥子,來探你的人算多了,你可以想想那些餓死在街的,有幾個人可以記得他們的臉不是嗎?」我天外飛來一筆的說:「原來死神執勤時可以悠哉的嗑披薩?」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我們引渡你們至黃泉路上也是要有一些導遊費,介紹這一路上的風光明媚,還可以帶你看看鐘小姐多麼的……哼嗯、嘎,還是別說人壞話比較好……」他努力地把哽到喉嚨的披薩吞下肚,狼狽地對我說:「這些費用當然就是從你們的供品上抽成啊!不過這次真是遇到大戶人家了!居然拿披薩當供品,超久沒吃到這樣的奢侈品了吶。」

並不是什麼大戶人家,只是想著我生前喜歡吃所以就供上來。我想我爸媽就是這麼隨興,他們總說『只要我喜歡就去做吧!』,只要不悖德犯罪,他們就從無一句斥責,只會默默地看著我和支持我,所以我喜愛的東西,都在供桌上,也不覺得奇怪,我不覺得只有我的葬禮是如此,但比起大多數來說,的確是特別了點。

 

黃泉路上沒想像中的陰涼晦暗,充其量不過大峽谷下的河道,陽光仍竭盡所能的穿過峽谷險峻,在陰鬱谷下映入一道道細微的溫暖。

死神駕馭一葉扁舟,划向幽幽渡口,崖上零落紅花用來日不多的生命去體現它們的強韌,岸邊若隱若現,或該說飄忽不定的「人們」身著斗篷,手持杖,杖上一盞青燈,在猶如隨意搭建的市集裡穿梭。

「歡迎來到死者的國度。」死神說道。

「我以為會更陰森恐怖一些說。」

「世人總幻想著死後的世界,也敬畏那些想像;但這是為了你們所謂的『輪迴』與『永生』,而勸世所成之地獄。但所謂的『生死』又豈是『善惡』這種簡易地二分法可以風輕雲淡的掠過。」死神單手輕舉,像是觸摸投入幽谷下的陽光,隨之高腳杯已在手中,美酒早進杯中,優雅的魔法使人目不轉睛。

「雖說不能輕易帶過,但卻又如此輕易走來。原因不由分說,也不過是從此岸游去彼岸的故事僅此。」

 

港已到,船已歇,「已到彼岸。」

人上岸,舟離津,「後會無期。」

 

當我來日走上奈何橋上時,或許見孟婆一面勝過那:「哭得聲嘶力竭,就滑稽可笑的人吶!」

【完2016122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wn 的頭像
Dawn

Dawn Story

Daw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