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車站一人獨坐,夕陽斜照他的半張臉。

他惺忪雙眼,疑問自己睡了多久?更疑惑,他為何會在車站裡?

睜著眼看壅塞月台裡人海茫茫;庸庸碌碌的目的地是什麼?

 

聽著廣播說著:『各位旅客您好,18:57分經花蓮台東往知本的,748自強號在第四月台A側,快要開了,請還沒上車的旅客趕快上車。』伴隨出站鈴聲響起,催趕著所有人上車。

自己不為所動,就像按下靜音鍵的看著電視那樣空洞,無法融入在這場景裡。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人潮湧入又像摩西分紅海,避開了他,而默默的走入車廂裡……

因此,他已經不知到故事該從哪一個車廂說起?渾噩空虛的眼神望著夜幕垂簾,在繁華絢爛的城市星火裡,聽陌生人的八卦,看冷漠的彼此在只有幾釐米的坐位隔著幾光年的距離,感受隨著將抵達目的地而消逝的時間。

 

闔眼,他見著了自己從口袋裡拿出的是一張沒有起點以及終點站的車票,看著LED屏幕上寫著【終點站——所有的目的地】,原以為列車正在行駛中,卻發現風景從未在眼中更變過,但人卻在不自覺中消逝了,像縮時片段裡失去的時間變化,徒留自己與眼中的空白車票。

 

睜眼,倚著肩睡著的女孩,使他不忍心叫醒她。

即便她醒了,也不會正眼看著陌生的自己……

因為夢想正因為如夢似幻而美好與殘酷不是?

原來醒了,就想起了獨坐黃昏車站的他,正是眾人的孤惆……

 

就像空白車票一般,可以到達所有的目的地,卻再也不是你理想的目的地了,而答案在閉上眼後忘卻,再睜開眼後隨女孩的離去更加無言以對。

 

【完20161211

創作者介紹

Dawn Story

Daw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