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死在那六月的教堂裡。

艷日透進彩窗,照映在那個人的身上。

血是綠的、身是紅的、腳是藍的和頭是紫的。

進來教堂的人們正在議論紛紛,是誰殺了他?

 

我記得他總是在教堂後方,坐在矮石牆上吹著不成調的口琴。

雖說如此,但庸庸懶懶的聽起來還是相當的舒服。

一個黑色衣服的年邁老人似乎常和那個男孩在一起,男孩見到他看起來分外欣喜,總尊稱那老人為牧師,三不五時的將牧師掛在嘴上,分享他所學所看之事,牧師感覺很喜愛他,比喜愛其它小孩的感覺更加強烈一些。

我能夠感受的到,在教堂裡常常出現的小孩們,大多數都不喜歡他,他們討厭自己很難像男孩一樣親近牧師,私底下總是可以跟牧師出去玩、他們怪罪男孩像是找不到人發洩般,將棒球隊的輸掉比賽的責任全都推給男孩。因為只有男孩才會讓牧師這麼失望。他們不容許讓牧師失望!所以失望的不會是他們,是只有他會。

 

有個女人哭的好傷心,她哭著說都是牧師殺了她的小孩。悲慟的搥著牧師的胸,不見他反抗,他認為這是正常的情緒發洩,也知道現在解釋再多也沒有什麼作用。牧師語重心長的說:『我一定會抓到兇手的,請放心。』

很多人竊語著女人的不是,他們說女人在外面非常淫亂。根本不管男孩的死活,男孩才會整一天都待在教堂,畢竟這裡得以溫飽,還有其他小孩願意陪他玩,現在在貓哭耗子,根本使人疑竇。

 

昨夜,我在和男孩一起吃著晚餐。我可以理解為什麼他會喜歡待在教堂裡吃飯,因為牧師的手藝真的很好吃。連我的份都用心地特製。當晚餐吃的差不多時,牧師一如往常的邀請他去「那個地方」,我不是很想跟上,畢竟我對他們私下的事情,絲毫不感興趣。

當男孩在回到禮堂時,只見他罕見的跪求十字架做告解。我聽得清楚他在說些什麼。然後你出現了,摸著我的頭,靜靜的走到男孩後方,沒一會兒,他就倒臥在你的懷抱,睡著了。而我什麼也沒想的離開了。

 

我知道是你殺了他,可是我不會說也不能說是你殺的。

我知道是他們殺了你的,所以你殺了那個告解的男孩。

我知道女人殺了那些小孩,因為小孩憎恨的不是男孩。

我都看在眼裡,可是你們都不當一回事,牧師也一樣。

 

因為——我只是一隻貓。

 

【完1051120】

創作者介紹

Dawn Story

Daw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