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叮咚——

 

聽見門鈴聲響,他二話不說拿起球棒,衝到玄關,連貓眼都不看,狠狠的甩開門,大罵說:「幹!有種出來!你他媽的!快!」

無人搭腔,更顯狹窄的廊道在這聲喧囂後,寂靜到背脊發涼。

眼間映入的走廊並無任何房客堆積東西,只是條因歲月老舊,有些晦暗的走廊,這一層除了他之外還有兩個套房,但他覺得和鄰居交際很麻煩,所以也不想打照面。也許是他們的工作時間或者上課時間都是錯開的,他從來沒有遇過這層樓的其它房客。到是知道樓上有一個女大生,樓下則有個單親媽媽顧著一個上小學的女兒。

 

搬來這裡三個月。有先覺得公寓地裡位子在夜市小巷裡,又是二、三十年的老公寓,雖然整體看上去不雅觀舒適,唯一的通路也相當狹小,但房間裡有被屋主整修拉皮,而且該有基本設施應有盡有。因此有種過了扇門就像置身於恐怖片陰暗場景;房間內卻相當舒適,採光又好的情況。

但在一個半月前因門鈴聲,讓他覺得這一切都變了調。

原以為可能是設施老舊,門鈴故障響個不停。房東也請水電來看,也換了一個新的,但事件並沒有因此結束,反而比以往變本加厲,後來再想可能是樓下小孩子的惡作劇。他曾經試著在門旁等待,只要門鈴一響便用貓眼窺探,卻發現沒有半個人,甚至當它一響,就開門,依舊沒有半個人。更在假日與朋友測試從他房間到視線死角的時間,是否能在開門時躲藏?

 

那答案告訴他這是不可能的……

 

這讓他的心神都快崩潰了,每當鈴聲響起,他總開門對著空氣咆哮,歇斯底里的吶喊,卻無所動靜。就像在嘲笑他自己是個瘋子,成天開始幻想那些光怪陸離的事,同時想在找新的落腳處,不然真的會變成瘋子。

這幾天他終於找到了新的房子,決定開始搬遷,然而這兩天的鈴聲響起得頻率更加急促,但依舊找不出原因,在方才開門一同,當他決定嚥下口水整理情緒轉身時,電燈開始閃爍,回過神已是一片黑暗。他按下電燈開關時,發現手有些黏糊。

 

燈亮,牆上寫了一幅散亂的血字『救救我們!』

倏忽,燈滅。

 

他拿起手機,開啟手電筒功能,戰戰兢兢的走出房門。這在思索該如何逃離這棟公寓時,突然聽見貓叫聲,他將手機照向音源,發現無貓,但那裡有個房間,門底發出微微亮光,也是這棟公寓唯一有光源的房間,他發現門沒鎖,便一探究竟,一目慘絕人寰的屍海與白骨在他面前被蛆蟲啃食,惡臭撲鼻而來,恐懼使他癱軟在地,連尖叫都忘了。只知道裡頭有他熟悉的小妹和女大生,以及其他房客。

 

他努力在電話裡把話說給警察聽後……

耳邊忽然一聲細語:「嘻嘻!你抓到我囉!」

 

【完20161023

創作者介紹

Dawn Story

Daw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