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寫了三行字就此離去。

留我一個驚慌失措的無知。

在咖啡館裡獨作吧檯。

把青春押在徹夜未眠的狂放中。

「其實在乎的根本不是他離開,而是床上功夫有多了得吧?」

「不,我驚慌失措的不是他不愛我,是他毫不猶豫的把第一次給了我吧?」

「然後——」

「我好像喜歡上他了……」

 

記得,那夜是個老哽的雨天。事後想想雨天的相遇大概都是一幕散場的開始吧?畢竟在傘下能有的結局總是可以預知的。一個人孤單久了,還是希望有個歸屬,也是歸屬感促使下,加上了三分醉意,是不是讓整個世界都朦朧美了?

是三句話把我送進你的胸懷裡,把我的鈕扣一顆顆解開,在夜裡只想為寂寞狂熱著、嬌喘著,並享受月光的愛撫,解放名為孤獨的始因之地,扒開慾望的外衣,只須管好現在就好了。

對於這一切的發生,我是有能力阻止。

同樣的我相信你,也是可以制止這件事的發生。

卻也不算事與願違,畢竟我已不知怎麼去理解這件事的來龍去脈了。

 

「愛情總是來得莫名。」

「但老闆,我依舊不覺得這是愛情。」

「可是——」

「那只是一個人的優雅罷了。」

優雅的錯愛,看穿了一切就結束了。其實根本就沒有個開始,怎麼可以說是結束呢?我們不過只是脫下了衣服,舔著彼此的傷口,然後在戴上面具,過著原本的生活而已。

我細細品嘗手中的咖啡,這並不是在哪種時間遇見什麼樣的人,而徒留下的遺憾或者美好;只是一種在雨過天青後,失而復得的錯覺,畢竟這甘甜其實還是會伴隨著苦而來。但愛情的情緒裡,卻無法用具體的味道去闡述我究竟是留下什麼給了彼此……

 

「所以啊——」

「謝謝招待。」

 

【完20160927

創作者介紹

Dawn Story

Daw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