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謂風景,是依據每個人當下心情看見的景色,產生出不同的心境,像廣闊海洋在日出時,會有種重獲新生的感動;日落時又帶離別的哀傷;心情不好則想對它不停咆哮,直到大哭特哭為止;平時沒事遠望著海平線,又能享受那時的靜謐的風景。」

 

今日的夜景沒已往的美,只有可怕。

獨坐頂樓專屬於自己的座位上,雙腳懸空在從城市裡冒出的點點星光,橙黃如燄,在說著想被它吞噬和它想燒燼這身狼狽般。俯瞰夜景和仰望自己,面對風聲催殘,根本無法思考明日太陽是否能再給予擁抱?

這光景是否只在走投無路人才會看見?是不是在做最後掙扎時,才感覺到自己的頹廢與微不足道?當一躍而下時,腦內的跑馬燈,是不是會讓人悔恨?而這些感受,到靈堂上將只是一片黑而已。

 

絕景,是不是只有豁達的人看不到?」

『不,絕景從來就沒有人真正的看過。』

『該下去了,這裡風這麼大,等等感冒就不好了。』

「好。」

 

拿起咖啡,離開座席。

看見的是一個人曾在這裡的溫度。

當想起一個人的總總,才是絕佳的景色吧?

而失去了一個人的風景,是否就真失了色?

沒人知道是誰填起這些色票。

但再美的夜景,都會天亮的。

就不能再等一等?

等一等這杯黑咖啡入喉的甘甜嗎?

 

『剛剛超可怕的耶!』

「沒事啦!只是想體會那個人在最後的風景看了什麼。」

『別鬧了,再少一個朋友可不好玩!』

「是是是。」

 

【完 20160909

創作者介紹

Dawn Story

Daw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